CRan君

【三国/J3/全职/王者/一人/原耽/d5/ff14/hp】
堆放专区,自己平时吃粮用的博。
做头像请随便拿取。
佛系,不吵架。
但是如果权益受损,官司见。

雾&霾7-8 修改版

大修完毕。准备更新新篇了。

 


雾&霾 7

 

  天 微微亮,看上去有些阴沉,新的一天开始了。周泽楷穿上一旁衣帽架上准备的黑色长西服,对着镜子认真地系了个领花。带上干净的白手套,穿上锃亮的皮鞋。周泽楷端详着镜子中的自己,感觉有些适应不过来。这是叶修为他准备的执事服。

虽然很合身,但是过于严谨的装束让周泽楷还是感觉有些不自在,把系的有些紧的领花扯了扯,松散的感觉让他感觉好了一些。

看了看西服兜里的怀表,要到用早餐的时候了。

周泽楷轻声地走下楼,不希望吵醒其他人,然而让他惊讶的是叶修早在他之前到达了客厅。不,应该说不止他一个人。一个留着中分短发、笑容温和的男子坐在叶修对面正和他交谈着什么。

叶修也没想到喻文州会那么快的来找自己,喻文州是调查警戒局的人,平常可以说是十分忙的。他几年前被加封公爵的时候,获得了调查局委托权,当天下午就离开派人委托给喻文州调查一下火灾的事。这件事可以说十分老远了,喻文州也是在最近才给了他一些消息,很少,但是有用。

   他原本以为下次消息要等很久,但是今天一大早睁开眼就看见被外人称为“假像的诅咒”的男人站在自己床边,笑得一脸无害。以喻文州的说法,今天他来找叶修原则上是打算蹭一顿饭,顺便给叶修带来新的消息。叶修表示,怎么看都是恰好地位相反的两个理由。

“喻局想吃些什么?”既然喻文州是说来蹭饭的自然不能亏待了他。正好周泽楷也下来了,执事也该履行自己的职责,准备早饭也该不算难。“尽管给小周说就好。”

“哦?这是就是公爵大人的新执事?”喻文州看着周泽楷,不禁感到有些奇怪,叶修这个家伙居然也会雇佣执事,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。

“喏,帅吧。哥的执事可以说天下没有第二个可以与他媲美的。”叶修的鼻子上了天。

“看样子挺不错的。”喻文州恢复了波澜不惊的样子,对周泽楷微微一笑,“来杯普通的红茶即可,麻烦了。”

“恩…”周泽楷有些脸红,“请稍等。”说完转身走出了客厅。

 

  周泽楷离开了,现在只剩下叶修和喻文州两人。

 

  叶修看到周泽楷的身影完全消失后,转过头看向喻文州,刚刚玩世不恭的模样也收敛了几分:“现在可以说了吧?喻局?”

“嗯”喻文州对上叶修的目光,脸上还是那种客气的微笑,“你不好奇我为什么这次那么快吗?”

“如果你愿意分享的话。”

“我也雇佣了一个执事。”

“哦?”

“一个路边捡来的记者先生。”

“噗!”叶修笑了出声,他以为喻文州那么严谨的人会雇佣一个和他类似的执事,结果是个报社记者还真是出乎他的意料。

“说说看?”叶修揉了揉脸,示意喻文州继续。

“那天我照例去街上暗访,因为接了一桩比较有趣的案子。结果我正在墙角偷听调查对象讲话的时候……”喻文州陷入了回忆——

  他那天一早接到了一封邮件,说得是一个关于魔化圣兽杀人的事件。喻文州觉得挺有趣的,就亲自去调查看看,想弄个明白。当他好不容易锁定了目标,躲在墙角偷听神秘人讲话的时候,突然有人在他背后戳他。

喻文州吓了一跳,转身时不小心踩到了碎酒瓶玻璃,成功的吸引了调查目标的注意力。原本以为调查目标发现事情败露了会逃跑,然而这两个人穷凶极恶,想把喻文州干掉灭口,从一旁的木箱堆里掏出了匕首和火枪。

 

   喻文州觉得今天简直是倒了八辈子的霉,欲哭无奈地看着刚刚戳自己的黄发少年。少年刚想开口说什么,喻文州感觉到眼睛一刺——是匕首的反光。

  

 ^_^|||埃玛,玩大发了。


  喻文州还没等黄发少年说出口,顺势逮着黄少天的手一个劲的向巷子外狂奔,中途打翻了多少东西喻文州没有去看。紧跟他们脚步的是目标射来的子弹,打在地上炸起尘花。

  直到跑到了人多的主街道上喻文州才松了口气,躲进一个调查局设置的用于观察的衣店,让同事关了门。

 

    黄少天表示今天他也倒了八辈子的霉了,他前几天掉了一个自己攒了1年工资才买到的魔法传感器。那天才交完稿子从报社出来,正准备回家,就发现一个人神神秘秘地躲在自己住的楼下墙角边。

  哦!小偷你敢动你黄大爷的东西了,胆子不小啊!好哇!今天让我逮了个正着!!看我亲自教训教训你!!!

  黄少天感觉自己现在很激动,肾上腺激素迅速飙升,那小偷居然亲自送上门来了!!

  挽了袖子,黄少天准备装出一脸狂霸酷炫拽的样子去碾压那个“文弱”的小偷,才刚刚戳了一下,小偷猛地转过来看自己,一脸震惊。黄少天觉得他是吓呆了,刚想开口,哪知道小偷先生居然一把逮住了自己的手腕,拉着他就往巷子外面跑!?

   黄少天在风中凌乱,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不过身后几次要打到脚后跟的子弹告诉自己这可不是梦,而且现在可不安全。黄少天顺着拉住自己的手向上看,这只手白皙瘦长,骨节分明,但并不是外表那样弱不禁风。这个手的主人则把脸藏在兜帽里,只露出些许黑丝贴在他同样白皙的脸颊上。看样子,战斗形态是个术士吗?

两人气喘吁吁的跑到一家衣店,黄少天现在才发现,为什么刚刚自己也要跟着这家伙跑?!

“喂……小偷先生……请问、你…刚刚为什么要把我也拉着跑……!”黄少天喘着气,瞪着喻文州。

“小…偷?”喻文州疑惑地指着自己,歪头疑惑,自己当了干了那么多年调查警戒科还是第一次被别人当做小偷。

“废话,就说你!”好不容易缓过一阵来,黄少天觉得又要被这家伙气到岔气。一定是不想承认,想跑路。认定如此的黄少天上前一把抓住喻文州的肩膀使劲摇晃起来“你偷了本大爷的魔法传感器!那个牌子好贵的你知道吗?!我攒了一年的工资啊啊啊!w(゚Д゚)w!!快把它还回来!不然我送你去找条子,顺便把今天的事也告诉他们!”

“啊……”喻文州有点缓不过来。

“告诉你,我黄少天可是一篇文章搅动贵族阶级风云的人,听过没?黄少天!荣耀报社知名记者!就算是调查警戒局局长也要对我让礼三份!”黄少天继续叽叽喳喳。

“恩……那个?”喻文州想打断这个少年的话。

“你信不信我把今天的事也说出去?我告诉你,你今天碰见你黄爷爷就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……”黄少天不搭理他。

“我叫喻文州……”喻文州苦笑。

“啊,你叫喻文州?那又怎么样?喻文州……”黄少天好像想起了什么,终于不说话了。

 

死一样寂静的几秒后

 

 

“咦!!!!!!!!”

“那个,可以让我说一句了吗?”喻文州微笑地看一脸惊恐肌肉绷紧的黄某人。

“请!”黄少天冷静下来,吞了把口水,一脸紧张得看着笑得和狐狸没两样的调查局局长。

“黄记者请问你想怎么写今天的事呢?”

“喻局!!我错了!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!放了我这次吧!不知者无罪不是么?我知道你是喻局我怎么干如此冒犯?我现在什么都愿意替你做!请让我为这次我的鲁莽赔罪!”黄少天土下座,双手合十举过头顶,把头埋在跪下的膝盖上,不敢抬头和喻文州直视。

“你的战斗职业是什么?”喻文州微笑地问着与黄少天担心的毫不相干的事。

“剑客。”

“你刚刚说什么都愿意帮我?”【括号笑

“额……”【萌新瑟瑟发抖

“那么,请问剑客先生愿意与我这个可怜的术士一起冒险吗?”喻文州看着对自己有些畏惧的黄少天,刻意地顿了顿

“如果同意的话,我可以把刚刚的事全部忘干净唷。”

“……”【cao。

“好吧。”黄少天咬着牙、硬着头皮抬起头。看着正像狐狸一样在打量自己的喻文州,黄少天知道自己可能陷入一件绝对会让自己后悔的事了,

“合作愉快。”

“合作愉快^_^”

 

 

“所以呢?你就把他收在身边了?贴身小秘书?”叶修吹了个口哨,“哟,原来你好这口啊?~”

“叶修……”就算是以温文尔雅著称的喻文州,听了叶修这话,头上也不禁冒起了代表愤怒的红叉叉。

“好吧,我刚刚只是开个玩笑。”叶修摊摊手,“所以——你的这位小剑客带给你了惊人的消息,恩?”

“的确如此。”喻文州埋下头,取出了一份已经有一些老旧的笔记本。“他带给我的东西绝对会让你感兴趣的。”

接过喻文州递来的笔记本,叶修随意翻开了第一页,里面纸张已经泛黄而且有明显的蛀洞。娟秀有力的字迹工整地排列着,往后面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潦草,看上去作者像是受了不小的刺激,笔迹都有些颤抖。叶修有些艰难地阅读着。

“呀,这孩子废话有点多。”

“耐心看看。”^_^

 

看到一处,叶修猛地合上了笔记本,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喻文州。

喻文州看着叶修这表情却毫不意外。

“没错。”

“黄少天当年还是个新人记者”

“不过……”

“他当时刚好也在克拉斯提夫剧院执行采访工作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第八章启程

  送走喻文州后,叶修一个人待在客厅里面,把自己陷在柔软的摩拉皮沙发里。他现在脑子里很乱,不知道该怎么才能理清这个像乱麻一般的思路。

“公爵大人……”周泽楷送走喻文州后回到大厅,一进门就看见窝在沙发里的叶修,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是看样子叶修现在不太好受。

“小周啊……叫我叶修吧”察觉到周泽楷回来了,叶修从沙发里坐起来,用手把垂下来挡住眼睛的刘海撩到一侧,“公爵大人太见外了。”

“恩……叶修”周泽楷试探着叫了一声。

“……不错。”叶修意外的感觉挺不错的。周泽楷的声音清澈,但不稚嫩,有种特殊的魔力让人想多听几句,“再叫一声?”

“叶修。”

“再叫一声?”

“叶修。”

“再叫一声?”

“……不。”周泽楷拒绝。

“诶……”叶修看周泽楷不打算再搭理自己这种无聊的对话,也不恼怒。拿起刚刚送来的红茶,叶修浅浅地抿了一口。叶修手指修长,拿着杯子的样子有种奇异的美感。

  两人一时无话,气氛在红色幕布所围绕的大厅中显得有些压抑,周泽楷感觉有些闷热,看样子是又要下雨了。春天的荣耀大陆是多雨的。好想是为了印证他的想法,沉闷的雷声从远处传来,轰隆隆地在云中延续,一直到最后一丝声音也埋没于这片灰色中。

“咳…”叶修首先打破了这份压抑,“把你留在这里到现在,却还没告诉你留你的用意,我感到十分抱歉。”

礼节性的开场,华丽过分的辞藻,是贵族的习惯。

“嗯。”周泽楷颔首代表应答,眉头微微皱起表示不喜欢叶修这样的说话方式。

“嘛,来这里坐下吧。”叶修示意周泽楷坐在他一旁的单人沙发上,那是喻文州刚刚坐过的地方。

“这是尊贵的客人才可以坐的地方。”

“没事。你不就是我最尊贵的客人之一吗?”

  既然叶修这样说了,周泽楷也就坐下了。

  叶修被坐在旁边的周泽楷用好奇的眼神盯着,感觉有些怪不舒服的,也不打算绕弯路,深吸了一口气,打算把事情说出口。

“你十年前在荣耀大陆吗?”

“不在。”当时周泽楷还没有踏入荣耀大陆,只是一个普通的枪械师学徒。

“那么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了。”

“洗耳恭听。”

叶修缓慢地站起身来,背对着周泽楷走到了被红色幕布遮了一半的落地窗前,开始讲述那个”故事”:“在十二年前,我还只是个普通贵族公子的时候,我有个很好的朋友,叫做苏沐秋。”

“我和苏沐秋是在我离家出走的时候认识的,我当时因为和家里赌气而逃了出去,为了防止被人发现,我把我们家的一位侍从的衣服换了伪装成佣人出了门。但是当时太傻,忘记带钱,一枚亚拉戈铜币都没有,简直要把我饿得都快昏了过去。”

“我在一个旅馆的墙角边坐了下来,实在是没有力气继续前行了。正当我想要用睡眠来抵御饥饿的时候,有人分给了我一块面包。”说道这里,叶修笑了笑。

“没错,这就是我和沐秋的第一次相遇。十分不光彩,甚至可以说得上是狼狈的初遇。”

“……有趣。”周泽楷听到这里有些吃惊,因为他实在是没想到叶修这样的贵族少爷,在小时候居然干过如此放肆的事。

“当时他也是无亲无故的,也就苏沐橙一个妹妹。我们三就这样在饥一顿饱一顿的情况下开始勾画我们自己的未来。”

“沐秋和你一样,战斗职业是神枪手。而他的妹妹沐橙却和他哥哥不一样,在满16岁选择战斗职业时义无反顾的选择了枪炮师。比她哥是不是要猛得多?”

“你呢?”周泽楷提问道。

“我当时其实对所有职业都感兴趣,但是碍于当时的情况所逼我只好选择了战斗法师。”

“现在是散人。”周泽楷纠正叶修。

“那是之后的事了,我会告诉你的。”叶修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无意识地搓着幕布边上装饰的一束流苏。

“本来我们三个的生活虽然比较艰辛,但是那段时间可以说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光了。”好似是想到了什么,叶修叹了口气,“好景不长,我家里的人还是找到我了。还是当今的国王,我的弟弟,亲自找到我的。”

“当时是晚上十点左右,我们在洗漱完后,挤在房间里的床上看沐橙新买来的八卦报纸。然后门就被人敲响了,我去开的门,叶秋当时怨念的表情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。”

“一上来就给了我一拳。”

“!!!!”w(゚Д゚)w弟弟会打哥哥!

“我闪开了。”

“嗯…”周泽楷松了口气。

“不过我闪不开的是早上王家的迎接队伍,以叶秋的说法是为了保护我的安全。怎么看都是害怕我跑了。”

“我和沐秋在那时就分离了,直到一年后的一天下午,我在皇家学者院再次与他相见了。他当时已经在火魔法上取得了不错的成就,被破例从平民提升至学者。我们说了很久,谈了分开的一年中的各种感受和发生的趣事,我们都始终没变。”

“可是,这样的时间也没持续多久。一年之后,沐秋研究出了现在被用于提升战斗力的方法,依旧是附魔。得知他这样的荣誉,让我想和他好好吃一顿庆祝一番。但是他那个时候在拉菲亚国发表演讲。所以我们只好另约在一个多云天的下午,但是,他没能赴约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他死了。”

“!”

“克拉斯提夫剧院的大火吞噬了他,外界都在唏嘘这样一个天才居然死在这样的地方。我得知消息是在大火发生后的一个小时,然而当我赶过去时,一切都来不及了。”说到这里,叶修异常的平静,完全没有一点悲伤的感觉,右手依然在玩弄着流苏。

“你说是不是讽刺,一个火系魔法研究的学者死于大火?”

“我不信这是什么烛台倒在地上所造成的,我记得我当时疯了一样,不吃不喝地找着有关火灾的任何线索,希望把这摊看似清澈的水里藏着的大鱼找出来,可惜什么都没找到。”

“直到今天。我终于找到了鱼生活的地方。”

“我抛了最好的线,不过这鱼很凶猛,有些难钓。”叶修顿了顿,回头看向还坐在沙发上的周泽楷,“我需要有一个人来和我一起捕捞这条鱼。”

“……”周泽楷也看着叶修,良久。

 

“愿意效劳,我的公爵大人。”

“那么收拾收拾东西吧,我们也是时候启程了。”

“恩。”

 


评论

热度(19)

© CRan君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