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Ran君

【三国/J3/全职/王者/原耽/d5/hp】
吃粮用的博。
图做头像直接取。
唯一要求,不可商用。
不撕逼,走法律。

白衣渡我【四】


一大清早,在再一次确认燕南还伤势无碍的情况下,杨扶风同他一起搭上了前往扬州的马车。他们打算先去城里去准备一下日后路上的必背物品,粮食药品不可缺少,最重要的是为二人各自挑一匹不错的马。

说起挑马,这两个人可以说是完全不在行。在市场转悠了许久,都没有选定一匹不错的马。

“瞧一瞧!看一看!上好的龙子!便宜卖了!”一个操着川话口音的男子在路边吆喝,身边还站着两匹黑色骏马。骏马肌肉结实,一双马眼精神十足,随着男子的吆喝声扬起马蹄,嘶鸣了一声。

燕南还听见马鸣停住了脚步,回过头,捏着下巴打量着这两匹黑马。

“哟,这位小哥,一看你就是位识货人!”看见燕南还回头打量自己的马,马贩子立马站起身来,向这位老板介绍起来,“这可是上好的龙子,最适合你们这样的大侠了。”

“燕南还……”杨扶风走了一段发现燕南还不见了,回头却看见这家伙盯着两匹黑色的骏马驻足不动了。

“杨先生。”燕南还招呼长歌过来。

“哎哟!原来还有一位老板啊,看样子你们是认识吧!”马贩子眼尖,看见杨扶风走过来,立马笑着说,“如果可以的话,正好把这两匹马一起买了去!免得啊——”

马贩子停住了,买了个关子,向杨扶风招了招手,杨扶风便凑近了些。

“拆散了别人夫妻。”

“——!”

原来这两匹黑马一匹为母一匹为公,从下一起养大,长大了也就有了感情,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一对夫妻,要不是马贩子最近有事急需用钱,也舍不得拆散这一对儿鸳鸯。

“二位爷,你们就行行好,一起买了吧。”马贩子看见杨扶风眼中有点犹豫,急忙补上一句。

“你怎么看?”杨扶风不理会这马贩子,把问题抛给了一旁走神的燕南还。

“恩……也不错。”燕南还回神。

“哎!就知道二位爷是爽快的人!这两匹马都是上等的好马!气力足,可以同时驼两个人!”马贩子喜笑颜开地接过杨扶风递来的银两,把缰绳递给他,同时也没忘了吹嘘一番

“我还有事,二位爷只需每日准时喂他们吃草便可,这两家伙很好养的。”

说完就匆匆的离开了。

没有理会马贩子的离开,二人自行把目光投向了这才得到的两匹好马。

一匹马额头中心有一块白斑,一匹马马蹄是白色的。

杨扶风看着这匹有白斑的马,感觉它和自己身边这位苍云脑袋上的白毛毛异常的相似,特别是再加上这马的眼神,冷漠中却透着温暖,更是神似极了。

“燕南还,我觉得这家伙特别适合你。”杨扶风指着白斑黑马说道,“你觉得呢?”

“其实我觉得这匹白蹄也特别适合你。”燕南还颔首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不给说。”

“……”

 

 

马贩子拐了个弯,走到一个没人的巷子里,脱去了身上的粗布长袍,一声墨蓝色的唐门高阶弟子服饰便露了出来,撕下易容,带好面具,唐门悄无声息地进入了客栈二楼的一个房间。

 

跃入窗户,一个墨衣女子正坐在里面,长发被发冠高高束起,直接垂坠在腰间。女子面容精致英气,细细的剑眉上挑,带着几分凌厉。虽然没有任何玄甲的遮盖,一股杀伐之气就已经从她的一举一动中显露出来。

“燕将军。”唐门向女子跪下行礼。

“都说了多少遍,在私下里不必对我那么客气。”女子放下手中的茶。

 

这黑衣女子便是燕青云的胞姐燕炽天,他们的父亲原本在朝为官,却被奸人所害。父亲离去后,燕炽天独自带着燕青云来到苍云,因为燕青云年纪尚小,于是燕炽天就接手了父业,用自己15岁的肩膀扛起了复仇大旗,进入了恶人谷。

 

而她身边的唐门则是她进入恶人谷时收到的小弟,当时唐门不知天高地厚,看见这个小女孩认为好欺负,于是上前去打架,结果被燕炽天按在地上揍到喊爹。随后就自动把自己划为了燕炽天的贴身护卫,说是要保护她一辈子什么的。

 

看见唐门回来了,燕炽天有些急切地问道,“找到了?”

“是的。”唐门起身回答。

“二少爷目前在城中,与一个长歌门的弟子走在一起,看上去并无大碍。”

“长歌门?”女子有些惊讶道。

“恩,看上去他们关系不错。”唐逸坐到燕炽天的一旁圆凳上,自顾自地给自己倒了杯茶。

“长歌门大多与浩气为伍啊……青云怎么会……”

唐门眼神上飘,说:“我也觉得奇怪,而且,燕少爷不知道为什么,对我给的暗号一点反应也没有。”

“哦?”

“我把我们燕家的饰物特意拴在了腰间显眼的地方。”唐逸指了指别在腰带上的玉佩,暗红色的流苏坠在白玉之下。

“他始终没有任何感觉。”眉头微微皱了皱。

突然好像想通了什么,唐逸补充道:“就像失忆了一样。”

“哐当!”女子手中的茶杯落在的地上。

“什么?!”

“如果真是这样,那么青云他就危险了!”

燕炽天陡然站起身来,俏眉竖起,忧虑地说:“他这些年惹到了多少人,有多少人想取他性命!”

“恩……的确,没有防备的话,少爷的确很危险。”唐逸点头赞同燕炽天的说法。

“今晚,我们就去接他回去!”

“啊?!那么急?”

“难道你想看见青云受伤吗?!”

“可是他身边那个长歌……”

“管不了那么多了!我不能看着我的弟弟深入危险之中!”

“但是大小姐……”

“哒……哒哒……哒哒哒……哒……哒……哒。”门外突然传来规律的敲击声,让两个人立刻停下了争执。

屏住呼吸,燕炽天给唐逸使了个眼色,唐逸心领神会,一手拿出了千机弩,侧着身子,有所防备地慢慢把门打开了一条缝。紧接着一个带血的黑影就踉跄地扑了进来。

“将军!白龙口出事了!”来人是一位万花女弟子,一进门就跪在了二人面前。她身上沾染着血污,由于万花长年穿着黑衣,也就看不出什么来,但是血腥味还是可以闻得出。

“别慌,起来说话。”燕炽天连忙走过去和唐逸一起扶着她,把她安置在床上。

“燕将军……咳咳……浩气盟带人前来偷袭……”她说话已经断断续续了,脸色苍白,气息微弱。

“我们……完、全……咳咳……没有做好准备,损失惨重……”万花勉强坐起身来,却咳出一口血,燕炽天连忙顺了顺她的背。

“怎么会……不是已经说好我们放人,他们撤兵吗?”

前不久,恶人谷在攻防战的时候抓到了浩气金水镇的副指挥李亚然,向浩气盟开出条件以洛道换人,对方经过讨论,两天后回复同意要求,谁知现在怎么突然搞出偷袭来。

“将军!”万花有些激动,泪水从一双漂亮的眼眸里流了出来,顺着脸颊滑到嘴边,晕开了嘴角的鲜红。

“带兵前来的人的是叶宇辰啊!”

 

叶宇辰,浩气总副指挥,出身藏剑山庄,与李君山是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,可以说是竹马竹马。李君山冠礼之后随父进入了浩气盟,而叶宇辰自然也跟着过去了。叶宇辰生的一张俊脸,比起其他的抗重剑的糙汉们可以说是藏剑之草的人了,但是和他相处久了的人就会知道,这家伙是多么脸T的人。

 

“叶少,早啊……”一位早上起来没睡醒的军士。

“哟,老汪,又肾虚了啊?”叶宇辰放下手中的书。

“叶少,我、我、我喜欢你!”一位七秀坊的妹子递给叶宇辰一个香囊。

“这个……抱歉啊,哥哥我不搞基。”叶宇辰笑着拒绝了。

“叶少,你觉得这次李君山和李亚然切磋谁会赢?”赵玉戳了戳一旁杵着重剑看戏的叶宇辰。叶宇辰闻言直起身子,手作捧状,放在嘴前——

“喂!李君山!你丫要是输了,我就亲自去七秀借衣服给你穿!绕操练场跑三圈!”

“……叶宇辰!你给我适可而止!!!”

 

即便他如此恶劣,浩气的各位还是十分听他的话的,毕竟实力摆在那里,而且叶宇辰之所以能当上副指挥,更是靠了心中的计谋。李君山尚武,叶宇辰善谋,二人联手,被外界成为南屏双壁。

 

如果是叶宇辰带兵前来的话,这也不奇怪……但是这可带来的不止是一点麻烦了。

燕炽天思虑着,毕竟这边他们好不容易找到了下落不明的燕青云,现在突然回去的话,下次又不知道多久才见得到了。

“将军,这……”唐逸开口。

“去白龙口。”

虽然燕青云十分重要,但是现在更为紧急的是白龙口的战况,燕炽天还是知道轻重的。况且昆仑目前由她的副将柳幽冥顶着,位置也不算空。

“是。”

“等等。”燕炽天按住要起身的唐逸,“你留下。”

“?”唐逸不解地看着她。

“照顾好她。”燕炽天指了指已经昏迷的万花女子,顿了顿,“还有……”

“还有?”

“我要你跟着青云。”


评论(1)

热度(5)

© CRan君 | Powered by LOFTER